万恒娱乐官方网站-莫言故乡红高粱地里“野鸡变凤凰”

  (中国减贫故事)莫言故乡红高粱地里“野鸡变凤凰”

  中新社山东高密8月18日电 题:莫言故乡红高粱地里“野鸡变凤凰”

  作者 沙见龙

  拔除杂草、清洁路面……在略带凉意的北方夏季清晨,年近七旬的李桂香和老伴如往常一样,打理着村里的“花海”和健身广场。本到了享受“天伦之乐”的年纪,但种了一辈子庄稼的她还是闲不住,凭借硬朗的身子骨让日子过得充实些。

图为7月21日,松兴屯村“小西湖”里的凉亭和连心桥。 中新社记者 沙见龙 摄

  李桂香所在的松兴屯村,位于山东省高密市。高密,亦被称为“凤城”,是中国作家莫言的故乡。多年前,松兴屯村房屋低矮破败,胡同狭小脏乱,街道昏暗坑洼,一度被称为“野鸡村”。在村子带头人的领导下,村民艰苦奋斗,数年间将该村打造成如今物阜民丰、乡风和谐的全国文明村,“变身凤凰”。

  记者环望四周,占地50余亩的“花海”翠绿清新,小雏菊、薰衣草、狗尾草伴着阳光随微风轻摆;村民在村广场上或漫步,或乘凉下棋,或陪孩子嬉戏玩耍;不远处有一汪引自潍河的清水,被称为“小西湖”,湖区内建有小康桥、连心桥、凉亭等,湖光潋滟。这些区域都是李桂香和老伴的工作区。

  “村里聘我们干活,每月可以拿到2000多元(人民币,下同)工资。”李桂香告诉记者,村里实现了土地流转,盖起了学校,发展了葡萄产业,她和其他村民相继住进了二层“洋房”,村集体也解决了尚有劳动能力老人的收入问题。

图为7月21日,村民李桂香和老伴打理着村里的“花海”。 中新社记者 沙见龙 摄

  “2013年村里决定建新村,2015年老村实现了整体搬迁,村民整体拎包入住新房。”李桂香说,“我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。”现在新村有248栋二层小楼,6幢多层楼房,天然气壁挂炉、地暖、卫浴、水电一应俱全;水泥街道两旁立着太阳能路灯,种有常青灌木,地下分布雨污分离管道,空中覆盖治安电子监控,还配套社区服务中心、酒店、超市、诊所。老村在复垦后全部建起了高标准的蔬菜大棚。

  闲暇时,李桂香喜欢和老伴到村里的“人造氧吧”——占地60亩的兴园里走走,园里内还动物园。李桂香说,这片区域原是村里的臭水沟,如今却绿树成荫、小桥流水。园里保留了一个“饱经风霜”的凉亭,这是村子带头人的“议事厅”,“我们村的发展路就是他们在这小亭子里商量出来的”。

  李桂香口中所说的“带头人”就是松兴屯村“当家人”徐林收。2011年,在外经商多年的他决心回乡创业,面对全村土道路、乱草堆、泥坯房、垃圾满天飞的“烂摊子”,他和村集体班子成员商定先从流转土地搞现代农业下手。从产业大棚的兴建投用开始,松兴屯人的幸福路也徐徐拉开序幕。

  几年前,55岁的松兴屯村民徐凤洲和妻子在当地工厂打工,日子过得相对宽裕。当村里决定发展产业大棚后,身为村民代表的他成了第一批“下海”种葡萄的人。如今,该村共有900多亩鲜食葡萄大棚,徐凤洲就承包了200多亩,成了小有名气的葡萄种植大户。

图为7月21日,村民领到村集体发放的福利后笑容满面。 中新社记者 沙见龙 摄

  “所有的基础设施和生产物资都是村合作社投资,销售也是他们负责,我只负责田间管理。”徐凤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按照和合作社二八分成,2019年他赚了近40万元。在他棚里打工的村民最多时有近50人,每人平均年收入3万多元,“村民们基本都不出村打工了”。

  徐凤洲告诉记者,松兴屯还建设了占地10余亩的育苗中心、700亩冬暖式大棚以及中荷现代农业产业园。此外,还建有集小学及幼儿园一体的省级规范化学校,还有一套村民自己制定的村规民约,村民用良好的文明习惯刷新着松兴屯的“颜值”。

  数年间,松兴屯村又相继获得“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”“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”称号。根据当前的发展规划,松兴屯村将用3至5年时间,逐步整合周围6个村庄,把松兴屯建成一个万人社区、万亩大棚园区,打造成乡村振兴的示范区。

  “人无精神则不立,国无精神则不强。”很多人把松兴屯村的蜕变归功于徐林收,但他自己却常说:“松兴屯的发展是靠俺们村骨子里的精气神!”(完)

【编辑:李骏】
Tags: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